http://book.sina.com.cn 2009年05月11日18:13 新浪读书

“小鹿!我快想死你了!”率先打破沉默的是那个女人,推开沈辰川后,她猛地就冲了过来,抱着小鹿,笑得很灿烂。

“……你是想要我快死吧?”小鹿表情呆滞,目光定定地锁着沈辰川,脑中不断回忆着几秒钟前见到的那一幕,那两个手牵手的人,宛如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……却是她最好的朋友和她等了两年半的男人。

客厅里很安静,邱生惬意地坐在一旁,事不关己地继续埋首工作。

另一边,沙发上,关系奇怪的三个人面对面坐着。小鹿的眼神始终落在沈辰川的手上,那双搂着其他女人的手。

那个女人,叫阮灵,是和小鹿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亲如一家人。一年前,因工作调动,也去了国外。这一年,她们始终保持着联系,可小鹿却从来不知道她跟沈辰川原来更有联系。

这注定是一出有惊却无喜的重逢戏码,序幕在沈辰川和阮灵若无其事的微笑中拉开,开场白是沈辰川的那一句:“我们是来给你送请帖的。”

接着,那一封请帖递到了小鹿面前。

刺目的红,偌大的“囍”字。

新郎:沈辰川。

新娘……阮灵……

小鹿像个傻子一样,死命地掐自己,盼望着这只是一场荒唐的梦,等梦醒了,沈辰川就回来了,回来实现他当年的承诺,娶她的承诺。

结果,痛到连眼泪都掉了下来,请帖还在,那两人还堂而皇之地坐在她家客厅沙发上,等着她的反应。已经形容不清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了,小鹿只能启唇,艰涩地挤出无力的质问:“为什么?”

她想要得到很多解释,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?为什么直到结婚前夕才知会她?又为什么承诺过的话可以转身就忘?可结果阮灵只是笑着给出了一个轻描淡写的回答:“我怀孕了,所以他爸妈就希望我们能尽快把婚礼办掉。”

对于这样敷衍性的答案,小鹿不想理睬,她直勾勾地看着沈辰川,等着他开口。结果失望了,他始终低着头,脸色凝重,不发一言。

“恭喜。”

这句很大度的祝福出自一旁始终保持沉默的邱生,小鹿转头,忍着哽咽看他,这个总是欺负她压榨她的男人,这一刻让她觉得暖暖的,他的解围,至少让她找到了台阶往下走。

站起身,邱生走到小鹿身边,很自然地拉过她,搂进怀里,翻看了下那张请帖,挑眉,冲着沈辰川勾起一抹冷笑:“式样太俗,看来你的品味不怎么样。”

这一语双关的话让在场的人都陷入了尴尬,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在说那张请帖的式样,还是在说阮灵。

小鹿了解的邱生是那种即使把场面搞得冰冷冰冷,足以圈养一头北极熊,也总有办法自己救场的人。比如此刻,就在谁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的时候,他又一次开口了:“如果那天小鹿有空,会准时出席你们的婚礼,贺礼也一定会精心准备。不好意思,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忙,就不送你们了。”

“不用客气,那我们先走了。”虽然不清楚这个男人的身份,但对方显然已经用男主人的身份下了逐客令,沈辰川也是知趣的人,起身含笑,有礼有节地告辞。

临走前,偏偏有人似乎觉得还不够。阮灵在关上门的瞬间,又补充了句:“小鹿,你会来吧?”

“……”来干吗?砸场?

“我希望你能来,我们想要你的祝福。”

房门被关上的瞬间,阮灵最后的话也随之传入小鹿耳中,她瞠目结舌在沙发上傻坐着,眼神恨不得把房门射穿。眼眶里一直凝着泪,她偏执地不愿意让泪夺眶而出,就这样始终忍着,忍到快要崩溃的时候,依旧强颜欢笑,“你干吗看着我,干吗还搂着我啊?”

上一章作品目录下一章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