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皈依者的感應 (1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http://blog.udn.com/kinshing/1651886

文/釋蓮冶

四月十二日下午,西雅圖蓮花添羽師姐滿心歡喜地帶著剛滿月的兒子,備香花燈茶果和百零八個紅雞蛋等供品,前來雷藏寺供養師佛、佛菩薩和法師,感激師嬤菩薩賜福喜獲麟兒。

四點同修後,添羽師姐又求師佛賜兒子皈依灌頂。師佛金剛鈴杵加持、灑甘露水後,再親封紅包給這個幸運兒,添羽師姐感動地說﹕「不用了、不用了!」望著可愛的兒子,添羽師姐高興地向在場的法師娓娓道來喜獲麟兒的傳奇經歷。

添羽師姐結婚多年,初時他們夫婦沒想要小孩。但隨著年齡的增長,又急切地盼望小孩的來到。但事與願違,她好多年都沒有懷孕。

一 天,參加完彩虹山莊護摩法會,添羽師姐突然靈感所至﹕要孩子,何不去向師嬤菩薩求願?師嬤通過師尊告訴大家有事情可以求她啊!於是,她準備供品,虔誠跪拜 師嬤墓前祈求師嬤送子。「哇!真的好靈應!」添羽師姐興奮地說﹕「沒有想到求願後,當月即被醫生證實懷孕,九個月後順利生產。」

蓮生活佛盛享送子活佛美譽,因他一生為無數婚後無子女的夫婦解除煩惱。有求加持、有吃靈符生子的;有夢活佛夢中送子者,不久真的懷孕。今年一月,一對溫哥華夫婦婚後多年無子,誠心求蓮生活佛加持,求符得三胞胎。他們特於元旦日攜子來感謝活佛的恩情。

如今師嬤菩薩也加入送子行列,與師佛同分享送子美譽。
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http://blog.udn.com/kinshing/1651778

文/澳洲蓮花九鋂

「踫」的一聲巨響,一輛灰色的房車突然從右邊衝出,撞上了外子瑋浩駕著的三菱牌小車。呆了二秒鐘,他方才反應過來,忙走出車子查看。車頭右側已被撞得稀爛,慘不忍睹。兩輛車子像兩個無賴似的扭打在一起,難分難解,車流被堵。

事逢巧合,緊跟外子的車後正是一輛警車,警察及時下車指揮交通。經過一番簡單的盤問後,警察告訴瑋浩﹕「這不是你的錯,是對方的錯。」雙方抄下彼此的證件號碼後,那個楞頭年輕肇事者駕著車「拜拜」了,可瑋浩的車已被撞得氣息奄奄,寸步難移,只能由拖車公司拖回家來。

回 家時,瑋浩看我正在禪定,硬著頭皮輕聲叫我出定。睜開眼,我衝出口的第一句話就是﹕「車子被撞了。」外子囁嚅道﹕「這不是我的錯。」我爬起身跟他到門外一 看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那輛也為我們服務了五年多的寶藍色小車已損壞得面目全非,可憐巴巴地停在路邊,像個衣衫襤褸的叫化子。

仔 細查看車子後,我倆嚇得出了一身冷汗。車頭右側整個地扭成一團,卻留下駕駛座車門完好無損(澳洲實行右座駕駛),連油漆都沒擦掉半點。只要零點一秒的時 差,那麼開車的瑋浩就會像這車頭一樣地扭成一團了。意識到這點後,我驚恐地連聲問他﹕「你怎麼樣?受傷了嗎?有不舒服感覺嗎?要上醫院檢查嗎?」「沒有不 舒服,我一切好好的。」外子坦然地回答我。「當時我只聽到一聲巨響,但人在裏面沒感到一絲震動。感覺上就像看到別人的車子被撞,心裏只是驚了一下。因為沒 有震動,心就不慌,四肢也很靈活,打開車門就出來了。」 聽他這麼說我簡直難以相信。記得曾有一次我們的車子被別的車子從後輕輕撞了一下,我的肩背就痛了兩天。

「連警察也覺得驚訝,」外子接著說,「他們連問我兩次受傷了嗎,按照他們的經驗,車被撞成這樣,人即使不受重傷,頸背也會震傷。可我確實什麼感覺都沒有。」外子仔細回憶當時的情景,十分肯定地說道。

這 又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蹟。自從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一日,全家皈依真佛宗後,家中奇事連連。皈依後,當時我外子手頭有些文件要處理,一時抽不出時間修法,九 月二十四日晚上,我在禪定中突然看見準提佛母的形象緊急出現,警告我「瑋浩有難。」我大驚,「何難?」答﹕「交通事故。」「怎麼化解?」「每天早晚各一遍 大悲咒,五遍高王經。」我急忙把這消息告訴瑋浩。他嚴格執行,每天二遍大悲咒,十遍高王經。到一月八日車禍發生,他整整讀滿一千遍高王經,一百多遍大悲 咒。車禍是定業,無法避免。但佛菩薩用祂的大神通力把事故化小到最低限度。在事故發生的一剎那,一定是護法神擋了過去,以致瑋浩連震動的驚嚇都沒受到,而 且警車緊跟其後,見證事故原因,避免好多麻煩。當晚我們一家三口跪在密壇前,深深感謝佛菩薩的保佑,感謝師佛傳我們如此殊勝的大法。
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http://blog.udn.com/kinshing/1649749

文/巴西 蓮花碧雲

加護病房,醫生宣佈要拔掉媽媽所有維持生命的管子,要我們帶媽媽回家,我的腦子轟然一響,一片空白,強抑悲痛,在手忙腳亂中,一直不停的在媽媽耳邊囑咐,重複不停的唸佛號………。

「失母喪父哀悽傷,無常竟然集一身,世間榮華盡拋棄,人生至此皆寂然。」千禧年回台省親前,又到美國西雅圖拜見師尊,做護摩,求精進,求師尊慈悲加持我的爸爸和媽媽。

在 桃園中正機場等台北五叔接機時,先打一個電話回嘉義給媽媽,電話沒人接,打到妹妹那裏去問一下﹕「二姐,媽媽進了加護病房,因感冒引起併發症,好像有壞血 症跡象。」此時已是半夜二點,心急如焚,惦念著媽媽,我與先生、兒子,就坐著夜車趕回嘉義去。到達嘉義是早上六點多,家?靜悄悄的,以前每一次未到門口 時,兒子就會叫「阿媽!我們回來看您了!」我也會邊拉行李邊叫「媽媽!媽媽!」,母親會興高彩烈的從裏面衝出來「回來啦!回來啦!唉啊!我等了好久,一直 在算日子,不是說前天到嗎?現在坐飛機真叫人擔心,剛剛電視又報導飛機失事,我的眼皮就一直跳,我一直在求地藏王公保佑妳,現在平安到家了,我就安心啦, 快樂啦!」

現在沒有那種興奮快樂的氣氛,因為媽媽在加護病房……。我們從後門開鎖進去,到我往常住的房間,棉被、床單換洗得整潔鬆軟,連睡衣、毛巾媽媽都為我準備齊全了。弟弟說﹕「昨天我帶媽媽去看醫生,她還好好的,說只是感冒,還說二姐要回台灣,她不用住院要回家等妳。」

「媽媽說自從爸爸車禍進了安療院,她每天一個人住,非常孤單,她最快樂的時光就是每年二姐回來跟她在一起的二十幾天。」在去醫院的車上,妹妹這樣說,我心 淒淒。在加護病房外覺得時間走得太慢,期盼急診室的那扇門快打開,使我能看媽媽。

我 在病房外唸心咒,唸地藏王本願經。記得去年我在巴西,半夜接到妹妹的長途電話﹕「媽媽手術脊椎骨出血太多,醫生手術一半又縫回去,不敢再開刀,現在在加護 病房輸血急救中!」我聽了就馬上整衣,點香在家中佛堂壇城前求師尊,求諸佛菩薩,並持誦地藏王本願經,上中下悉數迴向給媽媽,並很虔誠的唸上師心咒,在持 唸「嗡古嚕蓮生悉地吽」時意念著媽媽,「媽媽也在修法,媽媽也在唸經,媽媽!您要勇敢!師尊加持您,師尊來救您。」入定的感覺我竟成了媽媽,媽媽的意志力 真強!修完法感覺媽媽會平安無事。果然師尊慈悲加持,醫生繼續手術成功,媽媽安全過關了。醫生說「真是奇蹟出現,是佛菩薩保住了她的命。」看護跟妹妹說﹕ 「整夜她不知道在 什麼咒,把隔璧病床的病人吵醒了。」

看到媽媽頭髮凌亂,身上插滿了針管,腳腫斗大躺在病床上,似乎很難受的樣子,心 中委實不忍,眼淚強抑不住,抱緊媽媽的手,媽媽的手心發燙,「媽媽,有卡好麼?」媽媽竟大力搖頭,但她眼睛看著我,表示看到我很安慰,「媽媽你緊唸嗡古嚕 蓮生悉地吽!師尊的心咒,我這有求師尊的符,你在心內唸幾千遍,我化師尊的符給你,你會卡舒服。」媽媽點頭,我按著她的手,不停的持著心咒,祈求師尊慈悲 加持,似乎媽媽沒有力氣唸心咒,我很著急,想到她平常最會唸觀世音菩薩的白衣神咒。我就唸白衣神咒……南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,南摩佛南 摩法南摩僧,人離難,難離身,一切災殃化為塵,南摩摩訶般若波羅蜜……媽媽點頭,似乎也在跟著唸咒,一時似乎忘了肉體的痛,眼睛慢慢閉上,情較為安詳,似 乎融入了師尊、觀世音菩薩一片佛音中睡著了……。

媽媽一直在睡覺。我用棉花棒沾大悲咒水幫她擦眉毛,眼垢、唇垢,發現曾幫媽媽做永久化妝、紋眉眼唇,媽媽躺在病床上竟然容光煥發……。

安 療院看爸爸。曾幾何時爸爸每天四點多就起床在嘉義公園一次教四百多人外丹功;健壯的爸爸,曾是台灣新生報特派記者中的風雲人物;曾幾何時,愛漂亮的爸爸、 敬業爸爸、健壯的爸爸,名氣大的爸爸就為了三年前那個無常,那場車禍,「如今功名煙消雲也散,斷了繁華世如夢,從此病業伴殘身。」記得爸爸七十六歲報社退 休時,到巴西玩時對我說﹕「阿雲!你叫我這樣每天沒事做,爸爸閒不住,回口台灣後還要再寫稿,你看爸爸身體很『勇』!爸爸不要退休!」爸爸熱愛他的工作, 回台灣後除了早上教外丹功、練外丹功,整天縣政府、市議會的跑,忙著寫稿。爸爸忙的很快樂,爸爸很健康。

可是那場車禍——爸爸騎摩托車到市公所拿一件新聞稿,那個駛轎車的女人,在交叉口撞上了爸爸。爸爸的腦在手術中切掉一塊,爸爸的腳不能再走路,爸爸的眼神總是留在不知哪一個世界 。

進 了安療院,遠遠的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,坐在那裏,但怎麼只隔一年,爸爸已是白髮蒼蒼,骨瘦如柴,眼神呆滯,張著嘴巴呼吸。「爸爸!爸爸!我是阿雲!巴西阿 雲來看你啊!爸爸你張開眼睛來看我,爸爸你唸嗡古嚕蓮生悉地吽!啊!爸爸。」我用力的搖爸爸,想起媽媽在加護病,我不禁失聲痛哭。……

「請 葉洪彩屏的家屬,緊急到加護病房來!」我們趕到裏面去,醫生、護士正找我們,我心緊緊的「請你們準備把她帶回去,她的血壓一直在降,現在我們只靠打強心劑 在維持。」醫生、護士家人、擔架、救護車、電梯,手忙腳亂。不停的,我一直緊緊的跟著媽媽,大氣都不敢喘,在媽媽的耳邊一聲聲一聲聲「阿彌陀佛,阿彌陀 佛……」。

媽媽帶回家躺在廳堂上,我把師尊護摩加持過的唸珠輕輕的掛在媽媽身上,我把獻給師尊,師尊加持的白色哈達披在媽媽身上,觀想著師尊的光照耀著媽媽,師尊的光加持著媽媽,媽媽真是美麗無以倫比……。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文/釋蓮栽

台灣大雄堂堂主鄧秀玉師姐的母親鄧周玉枝女士是真佛弟子,以九十三歲的高齡往生,期間經歷一些不尋常的事蹟和感應。

去 年九月十一日,鄧周玉枝女士感到頭暈,但身體沒有不適之處。晚上在大雄堂樓下即是鄧堂主家裏就寢休息,至午夜二點時,鄧堂主發現老太太已經沒有了氣息,鄧 堂主連忙為母親更衣,準備後事。並在二點四十分至樓上壇城祈求諸佛菩薩加持,沒想到,經過沒多久,老太太又甦醒過來,恢復生機。於是家人趕快送老太太回嘉 義老家的醫院就醫。

九月十四日,大雄堂剛好請了蓮海上師來主持藥師佛寶懺法會,法會要到二十四日才圓滿。在九月十九日的時候,正是台灣 九二一大地震的前兩天,鄧老太太堅持要返回高雄大雄堂樓下的住家,並交代鄧堂主她要作這次法會的功德主,老太太還說看到觀世音菩薩已經給她加持,令她感到 全身非常清涼。

過了四天,即九月二十三日那天,也是九二一大地震後過了兩天,鄧老太太才正式往生。老太太往生前,鄧堂主聽到老太太嘴巴唸唸有詞,堂主問先生:母親在唸什麼?告知是「蓮花童子心咒」。

鄧 堂主在母親百日之後,特地專程到花蓮慈惠堂,即林千代師姑處辦理牽亡法會。鄧堂主因思念母親心切,盼望藉著牽亡會與母親會面,瞭解母親現況。據說,每次牽 亡會與過世的親人見面,需要燒三千六的冥錢給親人。但是鄧堂主到慈惠堂時,堂裏的主事者告訴她說:「不用牽亡了,鄧老太太已經歸空了!已經給菩薩帶走了, 也不用燒紙錢了。」鄧堂主此時才知道母親確實已經往生淨土了,心中油然地對師尊和諸佛菩薩的慈悲感激不已。
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文/澳洲雪梨蓮花建青

家父家母於九七年來澳洲定居,才有緣皈依真佛宗。家母在皈依師佛後,開始持高王觀世音真經,及六字大明咒;家父則只算是結了緣。

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,他們回中國探親,期間家父生病住院,之後帶病返澳洲。

今 年三月家父家母參加師尊蓮生活佛主持的「地藏王菩薩息災祈福超度大法會」。之後家母說師佛不斷對她微笑,她感覺全身暖和。師尊的形象已深深印入她的腦海之 中。四月份,家父病重入院,確診患上白血病(血癌)。在住院時,弟子送師佛的著作給家父看,這次一改過往拒看的態度,竟看師佛的書。出奇地,一看就愛不釋 手,不斷的讀下去。他說師佛的著作真實感人,他後悔以前為什麼不早些看。在一次看師佛的著作時,無意看到一道黃色光飛入他的胸部,弟子相信這是師尊佛菩薩 的加持,從那時開始,家父持高王經,從不會讀到每天背誦三十多遍,以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做到這一點,非有佛力加持不可能做到。

在這時, 家母亦在夢中受到師尊佛菩薩數次加持。第一次在夢中,看到很多人吵架,突然師尊在遠處飛到面前,整個房間遍布光明,那些吵架者馬上逃跑掉;第二次她在夢中 看到師尊對她說:「讀經吧,多讀些經,佛菩薩會幫你。」她突然夢醒立即向虛空頂禮。第三次更殊勝,弟子幫家母在其房間內安置了簡單的壇城,一天晚上當她在 持高王經時,也不知持到那一段,突然看到師尊蓮生活佛來到她的房間內,並對她說:「對了,對了,在這裡安置壇城太對了。」因家母不懂國語的,而她說師尊是 以廣東話向她開示的。這是真正的佛菩薩以身外化身度眾生的真實例子!

而弟子亦在持蓮花童子心咒滿二十萬遍(長咒)時,在今年農曆五月十五清晨約四時五十分,受師尊佛菩薩以筆尖插入天門(百會穴)加持(在夢中),弟子永遠也不會忘記。因那次加持的覺受是弟子從來未有的,非筆墨可形容,弟子的心願是一百萬遍。

<師佛加持 安心上路>

再 說家父,在那次住院一周後出院,弟子寫信去求師尊加持家父,並請求嚴山雷藏寺的法師、理事、同門幫忙,做一壇紅事誦經,求佛菩薩加持家父,誦經後的第二 天,家父再去做驗血檢查,結果是紅血球指數從八萬升到十一萬(正常是十三萬,六萬則是危險)。在這裡也要提一提,一對夫婦,在幫家父做紅事誦經時,他們看 到數位佛菩薩來加持家父,看到家父上身沒穿衣服,浸在水中,而佛菩薩在上方以水灌洗家父,十分殊勝。

家父第二次入院是在七月二十七日,因連續四天高燒不退而入院,弟子再次求寺的理事長幫忙傳真去西雅圖求師尊加持。弟子及家母則不斷讀經持咒,求師佛菩薩加持,消除家父的病難,並加持弟子及家母能順利啟程,參加八月二十七日千載難逢的香港時輪金剛大法會。

在 八月三日下午四時左右,家父在睡夢中看到師尊從虛空中徐徐降下,對家父微笑加持,家父醒後十分感動。之後數天,弟子及家母不斷叫家父認準師佛,認準阿彌陀 佛。家父亦說,已經認準,不會忘記,並不斷持高王經及上師心咒。八月四日之前,家父只是感得疲勞,八月五日及六日,家父開始覺得辛苦,弟子就勸他儘量放 鬆,不要出力相抗,一心持咒,不要記掛兒孫,認準師尊及阿彌陀佛,如果看見佛菩薩,就一定要跟祂們走,他也點頭同意。在八月七日清早,家母及姐夫去探望家 父,看到家父病情轉嚴重,立即求佛菩薩加持,求護士幫忙家父洗身之後,家母遵照師尊書中往生法要教導,不斷在耳邊勸家父跟佛菩薩走。家父亦一再點頭,直到 家父不認得人,醫生搶救無效,在午時十一點五十八分離開人世。

<家父報夢登佛國>

弟子在十二點後趕到醫 院,看到家父口還開著,連忙將真佛甘露丸放入他的口中,為其蓋上佛頂尊勝陀羅尼咒被,家母在旁為其合口,不斷持阿彌陀佛聖號,醫院亦同意安排一個房間給家 父。我們則不斷在房間內持阿彌陀佛的聖號,亦不斷在家父耳邊說要認準師尊及阿彌陀佛。晚上我們請來一對同門夫婦幫忙助念,在第一次禪定中,看到了家父已經 上升到了天界,在佛國門口等待清洗身體乾淨;第二次禪定是在我們持滿一百零八遍阿彌陀佛往生咒之後,他們看到了家父已經進入了佛國。弟子及家母則感到有很 強的光照了一段時間。據說是佛國門開時金光燦爛所致。從那時開始,弟子及家母的心都很安穩。直至午夜即家父往生後十二小時持咒才暫時結束。弟子及家母並再 次寫信傳真求師尊加持接引。

八月十三日凌晨五點,家母在夢中看到家父同阿彌陀佛齊回到家中,家父在阿彌陀佛的左邊,變得年輕、精神奕奕,而阿彌陀佛則是全身放出萬道光芒。據家母說,那些光芒像銀針一樣一條一條不可數不可數,遍布阿彌陀佛的周圍,萬分殊勝,家母醒覺後立即頂禮壇城佛菩薩。

八月十六日、十七日,嚴山雷藏寺法師及同門幫忙白事誦經,家父於十七日午時火化入土,一切圓滿。而十九日,弟子與家母已來到香港,準備參加二十七日的時輪金剛大法會。感謝師尊慈悲,接引家父,並圓滿弟子心願。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文/尊勝雷藏寺蓮花麗兒

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四日我父親去世這一天,是我終生難忘的一天。

我 的父親,聖尊蓮生活佛的弟子──蓮花(雷)灶安往生那天,本來是躲了好幾天的太陽,終於在那天早上十點左右出來了。這陽光,明晃晃,金燦燦,光芒萬丈地照 耀著大地。我當時正在父親的遺體前唸《往生淨土神咒》,感受到一種無形的力量罩著我的頭頂,而且一陣發麻。父親出殯時,沿途要經約二十公里才到的石化火葬 場,一路上眾人都聽到虛空中迴盪著美妙的天音:「南摩阿彌陀佛!南摩阿彌陀佛!……」就像我們平時唱的佛號一樣。這天音,委婉、悠揚,一直持續到傍晚。父 親的遺體火化時,有人看到太陽的周圍有五彩繽紛的雲霞在飄舞,變化著各式形狀,還有一梯狀的白雲垂下來,不久又升回去。父親火化後,他的頭蓋骨完整無缺, 還有幾顆晶瑩亮麗的舍利子。

這一切的往生瑞相,又一次證明了聖尊蓮生活佛的偉大的加持力,和真佛密法的殊勝,以及聖尊慈悲不捨一個眾生的無邊大願力。也由於這一切,感動了一百多 親,他們爭著發心皈依真佛,成為聖尊的弟子。

我 的父親於一九二八年出生在中國南方一個華僑家庭。但由於淪陷開始,他在十二歲那年就被迫離家去替人家放牛,經受了種種磨難,先後在國民黨、共產黨的軍隊裡 服軍役,參與了多次戰役,以及在抗美援朝中槍林彈雨,九死一生,於五十年代末退伍,在廣州市當了一名工人,六十年代初與我母親結婚,並先後生下我們姐弟四 人,其間含辛茹苦,倍受艱辛,自己省吃儉用,把我們養大成人。父親為人隨和,不與人爭執。但是,他有一件事很倔強,大概是經受的磨難太多了,他什麼也不 信,不信佛,不拜神,你如果多點幾支香,他就什麼都罵了,還常說:「我死後,你們也不要給我多燒香,三支就夠。」

我和我三妹於一九九七 年在美國有幸皈依了蓮生活佛,同時也代大陸的親人辦了皈依,從此,我多次求師尊幫助父親治病,祈求師尊,諸佛菩薩慈悲加持,消除他的業障,令他身體健康, 發心向佛,病能治則治不能治就減輕其痛苦,若到臨終時,接引他往生佛國。在一九九八年六月下旬的一個早晨,我突然清清楚楚地聽到一個說國語的男聲:「你爸 爸癱瘓在床了。」結果,晚上我下班回到家,三妹告訴我,大陸來電話說,我父親真的病重了,除了肺病,還發現是第三期肝硬化,有腹水。在我父親去世前一個多 小時,我剛好在這邊念了一遍地藏經給他,由於一直以來得到師尊的加持,我的父親腹水也能消退,而且頭腦很清醒,嗓音很大,耳朵還特別臨呢!去世後,臉上還 隱約掛著一絲微笑。

父親生前不願信佛,然而,使我們深感安慰的是他在另一個空間,願意接受聖尊蓮生活佛和佛菩薩的救度,並以自己軀體的死亡,靈魂的往生證明真佛密法的殊勝,感召了一百多位鄉親發心皈依真佛,此乃真是功德無量。

時光流逝,抹不去我們對父親的無邊思念,擋不住我們對佛國淨土的無限嚮往,而且,我們越來越深切地體會到,我們的聖尊蓮生活佛不捨一個眾生之偉大的慈無量、悲無量。
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95年3月皈依, 5月師尊回台,6月份看完師尊100多本文集。7月初到巴黎時,帶了20公斤的佛經打算送給法國友人,卻被一華裔法籍朋友阻擋,說:「法國人一下子收到這 麼多書會覺得很奇怪,也許會懷疑有何企圖。」但是這20公斤的佛經也不能再拎回台灣,心想正好也打算去找巴黎的道場,算是去瞭解一下我曾錯過些什麼。

那 時,在巴黎近郊有真如堂及巴黎同修會;前者可說國語,後者只能以廣東話溝通。在真如堂受到蓮盤上師及同門親切地接待, 感覺很溫馨,頗後悔當初留學時,未曾聽聞真佛宗;在巴黎同修會則受限於語言障礙,同樣是黃種人,我們竟得說法語,且他們對我也是愛理不理的,心中總是疙 瘩。

稍後,和真如堂提到是否願意收下20公斤的佛書時,這對他們而言是如獲至寶,也算是陰錯陽差地搭起友誼的橋樑。

那次到巴 黎搭乘法航班機,而法航託運行李的限制是嚴格得有名:2件26公斤。很不巧地,回程行李在Yvette家中過磅時,一件為15公斤,另一件為14.5公 斤。心中直盤算該怎麼辦?因超重行李每公斤罰款為200法郎,合台幣1000元。那天送我去機場的人是一位楊師兄(他受Yvette勸說而心動,但是猶豫 是否皈依已2年了,之後在與我談話後,決定成為同門,也算是此行的臨門一腳)及Yvette。

在路上,楊師兄說:這下子得罰錢了,該怎麼辦?我想到曾有同門急事求師尊幫忙一事,我就告訴他們別吵我,現在要臨時抱佛腳,趕功課。因那時已近機場,我只來得及唸二圈上師心咒,迴向:『行李順利過關』。

下 了車,Yvette陪伴我直接到法航櫃台,楊師兄去停車。我們找了個只有一位旅客的櫃台等候,心中七上八下;輪到我時,二件行李一起拎上磅秤:「咦! 有沒有搞錯?」我和Yvette對望了一眼,沒吭氣。電子秤螢幕上顯示出14.00公斤,順利過關!等楊師兄來會合時,我問他:「你知道我的行李總共多 重?」他說:「不是約30公斤嗎?」我說只有14.50公斤。他認為怎麼可能!那時候我們都認為是師尊幫忙,使磅秤故障失靈了。

直到去年,再回想此事,或許該說是護法幫忙,祂也許由上提,也許由下捧住了行李而導致的結果吧!你說呢?

今年一月拜訪法國友人時,她說她會很高興收下那20公斤的佛書,不會覺得奇怪。我們的結論是:華裔法籍朋友唯恐我們建立了比和他更密切的友誼,因忌妒而破壞;回台後,我仍寄一批書給她。不過,對於整件事而言,是否也是佛菩薩的巧安排呢?
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文╱西班牙蓮花新茹

最最尊貴的聖尊蓮生活佛:嗡咕嚕蓮生悉地吽!

弟子蓮花新茹以無比感恩的心──

萬分地感恩聖尊及諸佛菩薩的接引,弟子的爺爺蓮花雁洪(在中國大陸)已於2007年4月14日安詳往生。15日火化後,燒出有白、粉紅、黃、綠、藍五種顏色的舍利花。弟子決定將爺爺蓮花雁洪往生的所有經過,通過報章廣渡更多的有緣眾生,及令已皈依的行者道心更加堅固!

弟 子從小受母親的影響,拜觀世音菩薩。弟子來到西班牙,或者是因緣具足,一次偶然的機會,在玉瓊師姐的介紹下認識了真佛密法。自己在看過師尊所寫的一些書籍 後,於是就將家人和爺爺奶奶一起報名皈依了師尊蓮生活佛。爺爺生前連一句佛號都沒有唸過,弟子也沒有跟爺爺提過密法。爺爺因為得「柏金森病」,癱瘓在床上 已有五、六年了。4月7日,當弟子在電話中得知爺爺不吃不喝,叫他也沒有反應時,大家都有了心理準備,爺爺隨時會走。

弟子在玉瓊師姐那裡做工,玉瓊師姐經常教導我們要「敬師、重法、實修」,還播放很多關於修真佛密法的VCD給我們看。我曾經看過「臨終關懷黃金八小時」的VCD,因此弟子對於往生的過程有了一點認識。

由 於爺爺在臨終前最後一星期病情反反覆覆,時好時壞,所以弟子也經常跟家人灌輸要怎樣幫助、引導爺爺往生淨土。爺爺臨終前兩天已不吃不喝,此時弟子的心只是 想著怎樣令爺爺安詳往生。弟子的父親整天守護著爺爺,我就撥通了父親的手機,讓父親將手機放到爺爺的耳朵旁。因為幾天來家人叫爺爺,已經沒反應了。但弟子 在電話叫了一聲爺爺,他卻「嗯」的一聲應了我。我就跟爺爺說:「將世間所有情和物都一一拋開,誠心唸『南無觀世音菩薩』(我們鄉下的人都認識觀世音菩 薩),等觀世音菩薩放強烈的光到來時,你就快速的進入光明之中,你就可以往生淨土。」爺爺聽了我的話,眼角流出了眼淚。從此,家人就開始支持及配合我的安 排。

大概到了4月10日,爺爺的病情越來越嚴重,家人就將爺爺搬至祖廳裡(村里人祭拜祖先共用的公祠)。那幾天弟子天天打電話詢問爺爺的情況,從弟弟的口中得知爺爺只剩下一點氣了。我就吩咐家人要不停的引導爺爺,8小時內不要移動爺爺,及不要哭泣。

到 了4月14日晚上10點30分(西班牙時間),弟弟打電話來說,爺爺已經斷氣一個多小時了,弟子就趕緊回覆電話,叫家人將手機放到爺爺的身旁,我開始柔和 的跟爺爺說:「你現在是蓮花雁洪,你是蓮生活佛的弟子,現在你已到了人生的終點,你要放開世間所有的一切,不要掛念,誠心的唸『南無觀世音菩薩』。如果你 看到去世祖先來接,千萬不要去,看到暗淡的光不要去,如果一去你就進入六道輪迴,又要經歷生離死別的痛苦。現在是你往生淨土的好時機,你要把握,你要等待 觀世音菩薩強烈耀眼的光明到來,接你往生到一個沒有痛苦、沒有煩惱、沒有生離死別、只有長樂的淨土。」弟子又在玉瓊師姐的帶領下,在壇城前燒三柱香,跪著 稟告,請求師尊和佛菩薩接引蓮花雁洪往生淨土,然後焚化爺爺的皈依證書和蓮花、金紙及唸往生咒。玉瓊師姐又立刻幫忙修了一壇上師相應法迴向給我爺爺。

弟 子千叮萬囑爺爺要坐在蓮花上拿著皈依證(通行證),雙手合十,虔誠唸南無觀世音菩薩,引導完,弟子就唸15分鐘南無觀世音菩薩。然後又引導,如是反覆不間 斷一直到凌晨6點鐘。連續8小時以後,弟子放下電話,又在壇城前唸地藏經一部,迴向給爺爺業障消除,往生淨土(這幾天每天一部)。

到了 4月15日早上10點,經玉瓊師姐的提醒,又打電話給父親,詢問爺爺走時是不是很祥和及臉色如何。父親說,爺爺去世後的臉色、耳朵都很紅潤,嘴巴合著,很 自然很祥和就像睡著一樣。因師尊說這是往生的瑞像。我就告訴家人,火化後,骨灰中可能會找到有顏色的東西(因為家人不明白舍利子、舍利花)。到了16日火 化後,家人去檢查骨灰,都很驚訝,因為真的燒出了白、粉紅、綠、藍、黃五種顏色的舍利花(家裡人形容像珊瑚一樣),而不是黑色的骨質,這是他們從來沒有見 到過的。

爺爺生前沒有修行,沒有唸過佛號,弟子只是按照師尊所寫的「臨終關懷黃金8小時」,電話引導爺爺,都能往生,再次證明師尊的偉大及真佛密法的殊勝。希望以爺爺往生的一事,廣渡有緣,已皈依的行者道心更加堅固!再次萬分感恩聖尊!

祝聖尊吉祥!

西班牙弟子:蓮花新茹合十跪拜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文╱西雅圖蓮花宏意

我於1997年被診斷出患膠質性腦瘤。活檢結果,為良性腫瘤。但因所在部位為大腦運動神經區,因此醫生沒有將腫瘤切除,以免我的右側肢體癱瘓。

在 隨後的幾年裡,我的情況基本穩定,除了腹部經常抽搐外,別無大礙。但是到了2003年年底,此腫瘤體積增大並形成囊腫,壓迫神經,導致我的右手腳開始活動 不便,情況逐漸加重,甚至右腳走路成跛形。此後兩年,我做了兩次手術,每次都是將囊液抽乾,症狀獲得暫時緩解。但是幾個月之後又長出新的囊體。

至2006年初,我的右側肢體完全麻木並失去功能,麻木感逐漸擴散到頭部、臉部,並且伴有劇烈癲癇和深度昏睡、暈眩等新的症狀。此時醫生決定將腫瘤全部切除,但告訴我手術後我將要坐輪椅。而且由於腫瘤已壓迫到語言中樞,我的講話能力也會受到損害。

我感到絕望恐慌,在絕望之餘,抱著一線希望,我決心皈依佛門,以求佛菩薩的加持。

2006 年3月我在西雅圖雷藏寺皈依蓮生活佛。當時我頭暈嘔吐,病情嚴重,勉強支撐著身體辦完了皈依手續。我並在師尊佛像前懇求加持治病。記得皈依證書是下午兩點 鐘辦好的,我趕回家的時候,就收到醫院的電話留言,醫院秘書說我的病情已惡化,需要儘快進行手術,並且已經重新為我安排了手術時間,將我因害怕而延遲了兩 個月的手術時間,提前到十天之內。

我聽完電話留言之後甚為吃驚。因為我從沒有告訴過醫院,我的病情已經惡化,更沒有主動要求提前手術。 我立刻打電話給醫院秘書,問她怎麼知道我的病情已經惡化。她說她就是知道,但是說不清楚怎麼知道的,好像有一種靈感。她告訴我是下午兩點鐘左右給我電話留 言。將為我做手術的醫生也打電話給我太太,勸我儘快做手術,不要再拖。醫生還說他有事情要出國,有一個新來的醫生,醫術很好,他將為我做手術。我太太說她 是下午兩點接到醫生的電話。我想這一定是師尊及佛菩薩為救我而安排的一切。

我充滿信心去見新的醫生,我告訴他我的憂慮,他說沒有問題,我的講話能力能夠保留下來,儘量避免去坐輪椅,言下之意我的右腿也會保存下來。我像吃了定心丸,高高興興地做了手術。手術非常順利,原定五到六個小時的手術,居然在兩、三個小時內完成了!

醒 來後,我發現講話能力絲毫未損;再抬起右腿,發現腿還能動。術後第二天我就能下床走動了,我的腿保存下來了。我感謝師尊的加持庇祐。之後,我堅持每天持誦 高王觀世音真經,從未間斷,從去年三月手術到現在已有一年零五個月了,我的情況還是很穩定,腦瘤沒有復發,這是一個奇蹟。因為這種腫瘤在手術後一年內復發 率很高,95%的病人都死於腫瘤復發。

我把我的經歷寫出來,只是想與朋友們及同門分享,若有人或親戚朋友患有疾病或絕症,覺得無望又無助,請來皈依師尊蓮生活佛,藉著信心和祈求佛菩薩的加持治病後必有奇效。真的是佛法無邊,有緣則度。
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http://blog.udn.com/kinshing/1640898

文╱蓮花明文

我想以自己弟弟的事件,鼓勵大家珍惜生命,記取師尊教誨:「好好實修。」還在尋找歸向的朋友,在閱讀此文後若深有同感,要趕快皈依殊勝的師尊──「蓮生活佛」。因為他的慈悲救渡,才讓我的弟弟,順利往生,也獲得靈魂的重生。

我 的弟弟在國中時期因為課業壓力大,以及他天生內向的特質,而罹患精神官能症「強迫症」。弟弟在這三十四年的人生中,有將近二十年在和病魔抗爭。雖然生病 了,他並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,他繼續讀書,也考上了當時不錯的公立高中。但升學導向的校園令他無法適應,學校也不會特別體諒這樣的學生,一年後他只好休學 了,提早出社會去工作。在台灣激烈的競爭環境下,弟弟飽嚐社會的人情冷暖。在當時的社會,對身心症並不了解,也不太能接納,因此弟弟面臨就業的困難。找工 作四處碰壁,即使找到工作了,老闆也不一定能同情他。要融入團體更不容易,常遭排擠、冷落、取笑等不堪的對待,令弟弟倍感挫折而退縮,他也常因不適應而辭 職。他做過工讀生、洗車工、餐廳小弟、臨時演員、腳底按摩……幾乎換了十幾個工作。有些人見他老實,辭了他,薪水也不給,不然就是以言語譏諷他。他賺的錢 不多,常常一個月只有幾千元,但是他非常的省吃節用,最後還能留下十三萬元給家人。

弟弟一路和病魔對抗了二十年,也經歷了種種考驗,他 曾經表示想出家,但他又似乎了解到自己的精神狀況而無法如願。弟弟從過去努力地和疾病對抗,到最後選擇了這條路,真的令我們心痛。因為他是個心地善良,又 富同情心的人。他曾表示對流浪狗的同情:「流浪狗也有生存的權利啊!為什麼人們要趕盡殺絕?」弟弟最後走了,無預警地走了!翻箱倒櫃下才找到他留下的遺 書,只有簡短的三句話:「養育之恩來世再報,活著太痛苦,求求你們讓我走吧!」我也曾經不能接受他這樣毫不留戀地就走了,認為他應該繼續對抗到底。但弟弟 有他自己的因緣,他雖然用這樣的方式離開,還好他曾種下了善根,才有那麼大的福氣,蒙師尊救渡接引,令我們全家對師佛、佛菩薩的慈悲救渡,感動萬分。

我 是剛皈依不久的弟子,今年二月師尊回台後才皈依的,母親是在四月份皈依的,之前我們一點都不知道師尊以及真佛宗的事。弟弟在離開前兩天,我回去看他(我住 南投,他人在台北,這是在娑婆世界的最後一面),當時我感覺他似乎很不舒適,而我也只能口頭安慰他,要他持續就醫。回到家後,我心裡很難過,覺得不知如何 幫助我弟弟,因為能做的也都做了,當下心糾成一團。朋友建議我是不是寫封信給師尊,求師尊加持,朋友說師尊救過很多這樣的患者。但我很猶豫,並不是不相信 師佛的力量,而是對弟弟這樣的情況,深覺因緣的不可思議,我很擔心要是不可解怎麼辦呢?但我還是覺得除了他自己努力外,唯一還能幫弟弟的,也只有求佛菩薩 的加持了。於是我誠心誠意地擬了一封信,將我的擔憂與期望寫了出來,我祈求師佛「幫助弟弟重生,求師佛拉弟弟一把」,「不知弟弟是什麼樣的障礙,我願意替 代,但我又很害怕……」邊寫邊掉淚,信寫完了,心情卻也較輕鬆了!心想這幾天把信寄出去,求師佛加持,希望弟弟的病可以好。但是信還未寄出,就在二天後的 夜晚,接到弟弟跳樓身亡的消息。當下我震驚不已,腦袋頓時空白一片,但是我如獲佛菩薩的加持,在面臨這樣突來的打擊下,我竟然立即恢復鎮定,趕緊從南投以 電話安慰在台北現場的父母,立即聯絡法師和殯葬業者,然後連夜趕回台北,在短短二天內安排好弟弟的後事。在這段期間許多助緣相繼出現,真佛宗的法師和同門 熱心主動的給予協助,為弟弟做了許多法事,以及給予心靈上的依靠。

 我從未面臨過這樣的事,要不是有無形力量的加持,以及這麼多的善知識和 助緣,我應該早就情緒崩潰,不知所措了。而我知道,這一切過程中,都是師佛在我心裡,給了我力量。因為在獲知弟弟出事的剎那間,我當下就感應到師尊已經接 引弟弟走了,師尊一定會拉他一把的,會幫助他到淨土獲得重生。我深信,我那封未寄出的信,早已從虛空中傳達到師佛處了。在同時,台北那端,母親是最早到現 場的,她強忍悲傷,沒有大聲苦喊,而是立即盤坐於弟弟身旁,對空大聲祈請師佛救渡。媽媽說她一直喊:「盧師尊,我是你的弟子XXX,請你趕快來接引我的兒 子XXX。」並一直持上師心咒及阿彌陀佛佛號,告訴弟弟要跟阿彌陀佛、師尊走,要走向光明。我對母親冷靜的表現感到不可思議,母親事後也回憶,如果是過去 的她早就昏過去了。

當我們去看弟弟的遺體時,原本我有點害怕,想到弟弟是從九樓跳下來……我就有些膽怯。當我見到時,我心裡非常震驚, 他全身完整,頭部毫髮無傷,只略有一小塊瘀血。雙眼闔閉,表情並沒有顯得扭曲或害怕,手和大腿各有二處不大的撕裂傷。我看了法醫鑑定:「胸腹腔出血」。我 心裡難過流淚,但我更深信當時一定有師佛的加持,拉了他一把,讓他不致於外相損壞的太厲害,讓家人們看了心理太創傷。我心中默默的一直向師佛感謝再感謝, 雖然我對弟弟做這樣的選擇而感到不捨,但我知道那也是一種因緣,他的緣分已盡了。過去很少接觸佛法的他,在往生時卻能有這麼多善知識來幫忙,又幸蒙師尊的 救渡,我才能放心的祝福他一路好走。

在弟弟剛走那一陣子,有許多人講了一些令我們擔心的事。他們並無惡意,只是說怕他會到不好的境界 去。但我對師尊有千千萬萬分難以言喻的信心和覺受,我心中深深地相信師尊一定會接弟弟往生淨土。這期間承蒙熱心的法師和上師,代為詢問師佛有關弟弟的事, 師母回應說弟弟已獲超渡了。又有雷藏寺的法師,來告知我們,他感應弟弟到「西方境」了,要我們多持心咒迴向弟弟(當時弟弟預備安放於西方境,但我並未告知 這位法師)。對於弟弟往生之路,我的信心十足,我一點也不懷疑和擔憂,我的覺受也一直很好,覺得弟弟似乎比較快樂了,他掙脫了那個不受他主宰的軀體。然而 我的父母畢竟面臨喪子之痛,時而平靜,時而難過,但他們的平靜的表現,法師說已經很難得了。母親雖然知道弟弟蒙師佛接引到淨土,繼續修行之路,但她似乎有 那麼一點不放心,還是常常惦記著弟弟。弟弟晉塔後幾天,母親用她的方式,在壇城前誠心請示師佛、菩薩,弟弟是否已到了「摩訶雙蓮池」?而師佛也一連應驗了 三個聖杯(即「是」的意思),母親當場感動流淚不已,口口聲聲感謝師佛菩薩,她也才把心放下來。

距離我寫這篇文章,弟弟已往生一個月 了,我們一家人仍如平常般過生活,但心裏還未忘記過弟弟。我們知道他一生走的辛苦,也盡力了,而他現在到了西方極樂世界「摩訶雙蓮池」修行,我們時時持咒 修法為他祝福。過去我和弟弟有空間上的距離,現在我卻覺得他似乎隨叫隨到。當然我仍是凡人,偶而想到他,也會有些感傷,但不久就恢復了。謹記師佛的教示, 努力的善用人生,把握難得的修行機會。這一切是信仰的力量,這是師佛、菩薩的加持,讓我們平靜順利的陪弟弟渡過生死的大海,弟弟也為我們示現了一堂課: 「人生無常,人生苦短,把握當下,出離生死。」

也許我所講述的過程,有些人覺得不可思議,但這確實是我和家人深刻的覺受。我個人認為一 切都是「心誠則靈」。由於對師尊、佛菩薩充滿無比的信心,才產生無形的「心靈對話」;當你運用你心靈無比潛在的能量,你所感受到的世界是不一樣的,你會更 懂我所表達的內涵。打開真實心,你那時才是自己真正的主人。然而在目前物慾橫流的世界,心的力量已漸漸被忽略,真實心受外在洪流侵襲而扭曲隱晦不明。現代 人物質生活充足,心靈卻遭受前所未有的考驗,從越來越多的身心症、文明病、社會事件顯現,人已漸漸無法當自己心靈的主人了。我是一位社會工作者,過去把佛 法當哲學研究,當心理學研究,我深信人心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,那不是目前的科學方法可以解釋清楚的;直到我認識了師尊,讀了師尊的著作,我才找到明師。 師尊對佛法有多元及獨到的闡釋,從他的著作中,可以感受到他的大悲大願,苦口婆心要大家認清內心世界。我以此文將我的想法和經歷分享有緣的朋友們,期望在 這人生茫茫大海中,人人要能即時醒悟,為自己的心靈尋找歸向。
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http://blog.udn.com/kinshing/1640827

文╱蓮護

當法師在葬儀館給父親安靈位誦經時,法師說:我父親走得很安詳,魂魄很善。父親的後事,我們交給專業徐國聖助教全權處理,依法師的指示按步驟程序去處理。當我們在燒紙錢時,抬頭一看虛空中晴空中出現彩虹,我們心中知道了:搞定了。

弟妹們分工合作輪流助唸,把握師尊教下來的死亡黃金八小時。連絡儀葬社的事由二弟做主,我呢,第一個念頭就是要打電話給真佛密苑求師尊超渡。這是最最最重要的事。

感恩師尊、佛、菩薩、金剛護法的加持幫忙。弟妹們說,爸爸很有福氣他很會選時間,好像很多事情都是剛剛好。本來我們兄弟姊妹約好父親節去看爸爸,沒想到爸爸就在今年8月8日8時往生了。

話 說三年前,父親生病,我們並未為父親求長壽,只望師佛接引。未料,住院十天的苦難,出院後在老父身上,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。但他有一件事改變了,那 就是他逢人就說:他在醫院裡發生的事──有一位穿著像戲裡的皇帝,頭戴尖帽還閃著金光的人,幫著他趕走壞東西(鬼)。我想應該說是渡化吧!

2004 年7月18日至7月28日,父親患結腸癌已是末期,因大量出血而昏倒。事先以為是痔瘡,就近醫治。經由醫生建議,先輸血,再檢查。中壢醫院的醫生把實情告 訴了我們,要轉診。經由醫生的關係,推薦了台北內湖三軍總醫院的饒主任。饒主任他已不開刀了,但他又破例,為老父動手術。而且又正好兩天後他要出國旅行, 於是他召集會診緊急手術。因老父有高血壓、心臟病,饒主任問我們願意開刀嗎?我們反問開刀有何益處?主任說:生活品質會改善。但是父親有心臟病、高血壓, 怕手術後血栓。經過與老父商量後,我們做子女的想,應由他自己做決定及選擇。父親他最後選擇開刀。

※  ※  ※

7月19日一大早,我起床修法,一敲鐘時,不自主的流下淚來了。自皈依20年來,不管發生什麼事,就會先安靜的坐下來修法。我告訴了師佛、諸佛菩薩、金剛護法,父親要受苦難了。

不 茍言笑嚴肅又脾氣不好及耳背、說話很大聲、又高血壓、心臟病的老父,現在要挨上開胸刮肚之苦。他未能理解他的小孩為何通通要拜佛,而不去打拚事業賺很多 錢。二弟為了大家好,把密壇藏在櫃子中,又不敢去寺廟共修,怕他跟蹤,以免他老人家誤會年輕人不打拚事業,只會拜「木頭」。

二弟說了,世間法先圓滿它,等兒女成長了,父母百年了,身子才能屬於自己的。但修法一定要持之以恆,儘量在生活上不起衝突。

7月19日要開刀的早上,我夢見了師尊來看我,在我印象中只要能夢見師尊就很吉祥了。我告訴二弟及小妹、小女、小兒們,我安了,我夢見師尊了。

父親一早就被送入開刀房,直至晚上7點才送出手術房,整整花了10個小時在手術。我們一堆人等候在手術房外,大家安靜默唸上師心咒,不時抬頭看看手術房外電視螢幕會顯示的手術中一切的狀況。

眼見一個一個人的名字從螢幕中打上「離去」。唯獨父親的名字,一下子打出「病危」,一下子「急救」,一下又「加開肝部份的癌細胞」。因為打開胸腹腔後,看到癌細胞已轉移到肝,醫生就順便把肝部癌切除。

二弟一次又一次地被醫生叫進去聽看手術的情況,去看切除的像心臟一樣大的腸癌腫瘤,去看肝部份切除的腫瘤。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