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04/02 20:55

有人問我:
「Do you know the truth?」
我沒有直接了當的回答。
因為如果答「是」,或是「知道」,這樣其實是錯的。
又,如果不解釋一番的話,人家如何知道你是真材實料,而不是憑空說說?
所以我才說我「明白」,然後說明白了什麼。

為何我在解釋自己的體悟時都用「明白」兩字,而不用「知道」呢?
因為「明白」兩字比較沒那麼重的肯定意味,較接近「不惑」。

體悟佛法到了一個程度,很接近蘇格拉底說的一句話:
「我唯一知道的一件事,那就是我什麼都不知道。」
這「唯一知道」,也即是「不惑」之意,並不是真的「知道」。
這並不是在玩文字遊戲,而是真的有所差別。
佛法說什麼,都不是憑空說說,而是要實際體悟。
體悟到的人,就可以根據不同的情形作不同的詮釋,用自己的語言,而不需要處處引經據典。
這就是蓮生活佛說法,與其他顯教大師說法的其中一個不同之處

我蓮花瘋子也經常用自己的語言,或用開玩笑的方式,甚至是裝瘋賣傻的方式來詮釋。
因為
這一切都是根據自己的體悟而來,而不是鑽研三藏而來
六祖慧能禪師當時不識字,沒讀書,卻能夠說出很多有智慧的話。
這就是有體悟,跟沒體悟的不同。

我根據自己的體悟,說出「唯心是問」跟「一無是處」,這就是用自己的語言,來詮釋佛法。
雖然我還沒有證得究竟,也還沒有完全開悟,但相信這一些,能夠為大家帶來一些效用。
更何況部落格,是在為將來作準備,是知識的匯集,跟提前的歷練。
沒開悟也能寫文章,也能幫助弘法啊!
只要能夠確定自己所說的不偏離正軌,願意為自己負責就行了。
蓮生活佛說我「見證佛性」,但還沒「開悟」,所以我就明白的這麼說。
「見性」跟「開悟」的不同,蓮生活佛跟已開悟的蓮鳴上師都說過。
我只是把自己的「見證」說出來,並且明白的跟大家說,「未達究竟」。
然而雖未究竟,但是不離正軌。
從禪宗公案中可以發現,古代禪師們的悟境有深有淺,而且詮釋的方法都不一樣,同一個問題有些說的俐落、乾脆,有些則喜歡華麗和咬文嚼字,甚至有些禪師,其實是未開悟的。
三界二十八天中,有許多佛國淨土以及歷代諸勝賢,大家境界各個不同,細分還是有高有低;蓮生活佛教大家參「為什麼又為什麼?」就是希望逼出最後的答案,刺激大家往更高的境界挑戰。
但是到了最高境界,應該還是「無法可說」;
只不過,蓮生活佛又說,佛陀的報身在「色究竟天」對許多大阿羅漢說法......
怎麼?大家不是都已經涅槃,已經「離開三界」,已經「究竟解脫」了嗎?
大家不是都已經明白,已經「證得」無話可說的境界了嗎?
那還說什麼法?
所以我才說:
「一無是處」。

佛理中有太多東西看似矛盾,其實是因為語言文字、世俗邏輯無法詮釋的關係;而且我們一般的頭腦無法「思考」。
所以才要「否定否定再否定」。
「沒有一個肯定之處」,沒有辦法用肯定句下去解釋。
所以我說:
「一無是處」。
即:
「無一肯定之處」。
沒有一個肯定的地方。
從佛陀到歷代許多開悟者,都只說「不是」什麼,而不說「是」什麼。
因為:
「一無是處」。

對於「Do you know the truth?」這個問題,其實我不能用肯定的句子來回來。
說「明白」,以及明白了什麼,見證了什麼,其實都只是「方便」。
如果要說「究竟」的回答,那就是:
「不迷」、「不惑」、「不昧」。(三選一)
又或者,開一點小玩笑,說:
「我知道"一無是處"。」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