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《當地球停止轉動(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)》與佛法(中):從「真正文明」的角度看人類是如何?

2009/05/10 19:31

電影一開始,女主角(珍妮佛康納莉 飾)及一群科學家被緊急政府召集到一處軍事基地,這比《群》這部小說中,人類遇到重大危機時的處理應變,實在是有效率多了。

來到了軍事基地,軍方要求他們把手機及攝錄影機等全部交出來,他們明知道外太空的不明飛行物再過一個多小時就要撞上曼哈頓,卻也不讓他們和親愛的家人,在生命中的最後時刻,能夠通上最後一通電話。

人類「小我的錯亂」,在此也可見一斑。

 

 

倒數的時候到了,不明飛行物卻沒有重重的撞擊地球,反而減慢了速度,應該像是有「人」操縱的太空船,降落在紐約中央公園的草坪空地上。

降落的是一個球體,當中走出一個外星人,被人類開了一槍,受傷昏了過去。

還有一個機器人,展示了他們的實力,機器人輕易的讓人類的武器完全失去作用,但並未傷害任何人,顯示他們並不像人類這般的蠻橫與殘暴。

外星人被帶回基地,他退去了外層脂肪層的保護,裡面是個不折不扣的人類軀體,專家對他進行採樣分析。

全球股市大崩盤,許多市場都暫停交易,大家都以為外星人要來侵略地球了。

許多人紛紛開始逃難,全世界陷入一片混亂。

美國的總統與副總統紛至安全的地方避難,國防部長代其行使職權。

外星人身體組織的採樣分析已經出來,DNA樣本中含有三種生命形態,身體組織是個不折不扣的人類。女主角說:

「這很合理,要在地球上生存,就必須以人類的型態在此出生。」(跟中國話的「入境隨俗」有些相似的味道。)

國防部長無論何時,都想捍衛「國家機密」,似乎人類小我和小我之間的鬥爭,比一切都重要。

外星人醒來,他能夠說人類的語言。但他還不習慣「操縱」人類的身體,需要慢慢適應。

 

看起來,他們已經能夠任意的轉移「意識」到任何軀體,類似密教的「奪舍法」或「遷識法」,但更像《火影忍者》當中的「大蛇丸」那樣。

 

* * *

 

國防部長:我來確認你代表誰,又有何意圖。

外星人:這身體感覺不真實

(我看到這句話,大笑!

女主角:你在成為人類之前是什麼?

外星人:不一樣(他的意思是說他們是超出人類理解範圍的存在)。

(這個「不一樣」含意深遠,就像《群》這部小說當中,人類平常最瞧不起的單細胞生物竟然比人類還有智慧,這都是作者在傳達一種觀念:「我們不該以自己有限的智慧去揣度他人。」類似儒家說的:「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」)

女主角:如何不一樣?

外星人:那只會嚇壞妳。

 

 

外星人說他叫「克拉圖」。

國防部長:你是否代表某個文明?

克拉圖:我代表「一群」文明。

(我們人類真應該跳脫原本的慣性思維,不要再當個故步自封的井底之蛙了。)

國防部長:這一群文明在那裏?

克拉圖:在你們周邊。

(宇宙,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大上許多呢!而且「真理」就在我們的眼前,我們卻被小我的噪音蒙蔽而看不到。)

 

 

克拉圖說想對聯合國解釋他來此的目的,但國防部長拒絕,認為他只要對她解釋就好。

克拉圖:你是否代表全體人類?

(克拉圖似乎覺得,人類的「小我」,真的是「自大」到無藥可救。)

 

 

國防部長:請告訴我,你為何來到我們的星球?

克拉圖:"你們的"星球???

國防部長:是的,這是"我們的"星球。

克拉圖:不,並不是。

(如上一篇所述,這是整部片我印象最深的一段對話。)


國防部長打算用強制的手段,先下藥再審訊他,她說明這麼做的原因:

國防部長:歷史告訴我們,文明間接觸的教訓,通常低階文明會被毀滅或被奴役,皮沙洛和印加,哥倫布和印第安,各種例子不勝枚舉。現在很不幸地,低階的是我們。

(可外星文明的真正意圖,是希望所有生物能夠和自然和平共處,他們原本並不想傷害人類啊!)

 

 

克拉圖不爽,打算走人。

克拉圖:我要走了。

國防部長:我不允許。

克拉圖:決定權不在妳

(人類「小我的錯亂」、「小我的傲慢」,就是希望能掌控一切,但對明白真理的人來說,這是多麼的愚蠢可笑啊!)

 

 

克拉圖:我沒做錯事。(到目前為止,他們也沒傷害過任何一個人類)

國防部長:你侵犯了我們的領空。

又是「我們的」......

 

* * * * *

 

審訊員:我要問你一連串的問題。

審訊員:你現在坐著嗎?

克拉圖:是的。

審訊員:你是人類嗎?

克拉圖:以身體構造來說,是的。

審訊員:你會覺得痛嗎?

克拉圖:以身體構造來說,會。

(這很有意思,也就像前面說的「轉生法」。)

 

* * * * *

 

外星人之前已經展示過了,人類的武器對他們完全沒輒,可是人類還是想要試試看,要摧毀他們。

克拉圖逃出軍營,來到中央車站,接著聯絡上女主角,女主角開車來接他。

女主角:你是我們的朋友嗎?

克拉圖:我是地球的朋友。

(外星人的「格局」,比人類要大得多。)

 

克拉圖叫女主角開車帶他去一間麥當勞,與一位七十年前來到地球的同胞會面。

這個外星人,化身為人類的軀體已經老了,他化身為中國人,電影中的這一段,他們以中文對談。

這位「中國」的老外星人,早早在地球上娶妻生子,連孫子都接近長大成人了呢!

克拉圖:我們和你失去聯繫很久了。

老外星人:任務很危險。這個地方不是很友善

(看到此,我又大笑。

克拉圖:我注意到了。我以為能和他們講道理

(再次大笑!地藏經說:「閻浮眾生,其性剛強,難調難伏。」的確人類是真的很不講道理的。)

老外星人:我想他們不需要愛和和平的

(如果我們從外星人的角度看人類,是不是也會這樣認為呢?)

老外星人:我跟他們相處了七十年了,我很了解他們。任何規勸都是沒有用的,他們具有毀滅性,又不肯改變

(這一段在麥當勞中的對話,真是相當經典,令人拍案叫絕。)

克拉圖:這是你對他們的正式評估嗎?

老外星人:最可悲的,是他們明明知道結果,感覺到的,不過他們不知道怎麼辦

最後,老外星人說,他想留下來,願意和人類一起滅亡,因為人類還有另一面,而這另一面,也即是人類唯一的可能...。



 

* * * * * * * * * *

 

電影中,人類一再提到「我們的」,也即是佛教名相中的「我所」,這種觀念會使我們造業,是輪迴的根本

我們師尊說「開悟」,悟了什麼?悟「無所得」。

以究竟的真理來講,根本就沒有所謂的「我」,也沒有「我所」

沒有什麼東西是「我的」,更沒有所謂的「我們的」

我們那種「擁有」的感覺,也就是「小我的錯亂」,是煩惱和痛苦的源頭

 

 

以電影來講,這部片的各方面都並未達到那種「極致」的好,但是當中有許多句話,在在令人拍案叫絕,更值得我們深思。我最愛的,就是這一種。這部是老片重拍,而且我覺得,它也可以算的上是「經典」。

很少有電影像這樣,要避免毀滅,並不是要努力去對抗那些「外在」的敵人,而是要徹底的自我檢討,學會自省,學會改變自己

原來,外星人並不是敵人,真正的敵人是我們自己,是內心的那個「小我」,是貪嗔癡的那個小我

仔細想想,這,不也是一種「作戰」嗎?

其實,跟自我的內心作戰,反而是更艱難的一場戰役。

有多少人,願意去「改變」?

有多少人,願意往內心深處去反省?

我們不願意,是因為被「小我」給奴役了。

有誰準備好,要面對這一場戰役了呢?

 

(未完待續...)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