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尊勝雷藏寺蓮花麗兒

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四日我父親去世這一天,是我終生難忘的一天。

我 的父親,聖尊蓮生活佛的弟子──蓮花(雷)灶安往生那天,本來是躲了好幾天的太陽,終於在那天早上十點左右出來了。這陽光,明晃晃,金燦燦,光芒萬丈地照 耀著大地。我當時正在父親的遺體前唸《往生淨土神咒》,感受到一種無形的力量罩著我的頭頂,而且一陣發麻。父親出殯時,沿途要經約二十公里才到的石化火葬 場,一路上眾人都聽到虛空中迴盪著美妙的天音:「南摩阿彌陀佛!南摩阿彌陀佛!……」就像我們平時唱的佛號一樣。這天音,委婉、悠揚,一直持續到傍晚。父 親的遺體火化時,有人看到太陽的周圍有五彩繽紛的雲霞在飄舞,變化著各式形狀,還有一梯狀的白雲垂下來,不久又升回去。父親火化後,他的頭蓋骨完整無缺, 還有幾顆晶瑩亮麗的舍利子。

這一切的往生瑞相,又一次證明了聖尊蓮生活佛的偉大的加持力,和真佛密法的殊勝,以及聖尊慈悲不捨一個眾生的無邊大願力。也由於這一切,感動了一百多 親,他們爭著發心皈依真佛,成為聖尊的弟子。

我 的父親於一九二八年出生在中國南方一個華僑家庭。但由於淪陷開始,他在十二歲那年就被迫離家去替人家放牛,經受了種種磨難,先後在國民黨、共產黨的軍隊裡 服軍役,參與了多次戰役,以及在抗美援朝中槍林彈雨,九死一生,於五十年代末退伍,在廣州市當了一名工人,六十年代初與我母親結婚,並先後生下我們姐弟四 人,其間含辛茹苦,倍受艱辛,自己省吃儉用,把我們養大成人。父親為人隨和,不與人爭執。但是,他有一件事很倔強,大概是經受的磨難太多了,他什麼也不 信,不信佛,不拜神,你如果多點幾支香,他就什麼都罵了,還常說:「我死後,你們也不要給我多燒香,三支就夠。」

我和我三妹於一九九七 年在美國有幸皈依了蓮生活佛,同時也代大陸的親人辦了皈依,從此,我多次求師尊幫助父親治病,祈求師尊,諸佛菩薩慈悲加持,消除他的業障,令他身體健康, 發心向佛,病能治則治不能治就減輕其痛苦,若到臨終時,接引他往生佛國。在一九九八年六月下旬的一個早晨,我突然清清楚楚地聽到一個說國語的男聲:「你爸 爸癱瘓在床了。」結果,晚上我下班回到家,三妹告訴我,大陸來電話說,我父親真的病重了,除了肺病,還發現是第三期肝硬化,有腹水。在我父親去世前一個多 小時,我剛好在這邊念了一遍地藏經給他,由於一直以來得到師尊的加持,我的父親腹水也能消退,而且頭腦很清醒,嗓音很大,耳朵還特別臨呢!去世後,臉上還 隱約掛著一絲微笑。

父親生前不願信佛,然而,使我們深感安慰的是他在另一個空間,願意接受聖尊蓮生活佛和佛菩薩的救度,並以自己軀體的死亡,靈魂的往生證明真佛密法的殊勝,感召了一百多位鄉親發心皈依真佛,此乃真是功德無量。

時光流逝,抹不去我們對父親的無邊思念,擋不住我們對佛國淨土的無限嚮往,而且,我們越來越深切地體會到,我們的聖尊蓮生活佛不捨一個眾生之偉大的慈無量、悲無量。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