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blog.udn.com/kinshing/1640827

文╱蓮護

當法師在葬儀館給父親安靈位誦經時,法師說:我父親走得很安詳,魂魄很善。父親的後事,我們交給專業徐國聖助教全權處理,依法師的指示按步驟程序去處理。當我們在燒紙錢時,抬頭一看虛空中晴空中出現彩虹,我們心中知道了:搞定了。

弟妹們分工合作輪流助唸,把握師尊教下來的死亡黃金八小時。連絡儀葬社的事由二弟做主,我呢,第一個念頭就是要打電話給真佛密苑求師尊超渡。這是最最最重要的事。

感恩師尊、佛、菩薩、金剛護法的加持幫忙。弟妹們說,爸爸很有福氣他很會選時間,好像很多事情都是剛剛好。本來我們兄弟姊妹約好父親節去看爸爸,沒想到爸爸就在今年8月8日8時往生了。

話 說三年前,父親生病,我們並未為父親求長壽,只望師佛接引。未料,住院十天的苦難,出院後在老父身上,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。但他有一件事改變了,那 就是他逢人就說:他在醫院裡發生的事──有一位穿著像戲裡的皇帝,頭戴尖帽還閃著金光的人,幫著他趕走壞東西(鬼)。我想應該說是渡化吧!

2004 年7月18日至7月28日,父親患結腸癌已是末期,因大量出血而昏倒。事先以為是痔瘡,就近醫治。經由醫生建議,先輸血,再檢查。中壢醫院的醫生把實情告 訴了我們,要轉診。經由醫生的關係,推薦了台北內湖三軍總醫院的饒主任。饒主任他已不開刀了,但他又破例,為老父動手術。而且又正好兩天後他要出國旅行, 於是他召集會診緊急手術。因老父有高血壓、心臟病,饒主任問我們願意開刀嗎?我們反問開刀有何益處?主任說:生活品質會改善。但是父親有心臟病、高血壓, 怕手術後血栓。經過與老父商量後,我們做子女的想,應由他自己做決定及選擇。父親他最後選擇開刀。

※  ※  ※

7月19日一大早,我起床修法,一敲鐘時,不自主的流下淚來了。自皈依20年來,不管發生什麼事,就會先安靜的坐下來修法。我告訴了師佛、諸佛菩薩、金剛護法,父親要受苦難了。

不 茍言笑嚴肅又脾氣不好及耳背、說話很大聲、又高血壓、心臟病的老父,現在要挨上開胸刮肚之苦。他未能理解他的小孩為何通通要拜佛,而不去打拚事業賺很多 錢。二弟為了大家好,把密壇藏在櫃子中,又不敢去寺廟共修,怕他跟蹤,以免他老人家誤會年輕人不打拚事業,只會拜「木頭」。

二弟說了,世間法先圓滿它,等兒女成長了,父母百年了,身子才能屬於自己的。但修法一定要持之以恆,儘量在生活上不起衝突。

7月19日要開刀的早上,我夢見了師尊來看我,在我印象中只要能夢見師尊就很吉祥了。我告訴二弟及小妹、小女、小兒們,我安了,我夢見師尊了。

父親一早就被送入開刀房,直至晚上7點才送出手術房,整整花了10個小時在手術。我們一堆人等候在手術房外,大家安靜默唸上師心咒,不時抬頭看看手術房外電視螢幕會顯示的手術中一切的狀況。

眼見一個一個人的名字從螢幕中打上「離去」。唯獨父親的名字,一下子打出「病危」,一下子「急救」,一下又「加開肝部份的癌細胞」。因為打開胸腹腔後,看到癌細胞已轉移到肝,醫生就順便把肝部癌切除。

二弟一次又一次地被醫生叫進去聽看手術的情況,去看切除的像心臟一樣大的腸癌腫瘤,去看肝部份切除的腫瘤。

當父親被送到加護病房時,只見父親一直在掙扎,好像想要捉什麼,又好像在找人,很害怕……,我們寫大字報給他看──「安心睡覺,手術開好了,很成功。」

事後我問他,你在掙扎什麼?他說:他看到床尾有一位頭戴尖帽子,身上穿著像戲中的皇帝那種衣服,還閃著金光,一直幫父親趕走一些壞東西(鬼)。那金人手一揮,那些壞東西就不見了。

父 親很疼我,他只知我住美國去了,很少回台灣,有一次比較長的時間沒回去看他,當他看到我時,他說:「我足足二年半沒看到你了。」他眼眶紅了,轉頭到廁所去 洗臉,洗了一個鐘頭才出來。弟妹們都說:很奇怪,為什麼老爸每次看到大姊就會哭。連在住院期間也一樣,任何人去看他,他都不會哭。

有一天,我兒子與我同時出現在父親面前時,他眼在哭,嘴在笑。那哭笑交加的臉,讓人納悶,到底為什麼?因為小兒代我照顧他的外公(姐妹們輪班守候),手術後大家都在等父親「放屁」,要氣通了以後才能進食。

結果這種幸運的事讓小兒等到了。這一屁把在病床旁睡覺的小兒給嚇醒了。在體內積壓的血水一股做氣全噴出來,整床都是血水,連枕頭都是血水。小兒一時傻眼,不知要從何下手,因身上還有兩處的導管,手上又是點滴針。

小 兒說:在半夜按鈴找護士也要一陣子,他一隻手按住外公不讓他動,一手按鈴。小兒他說:就算有經驗的人,一個人也搞不定。而且一晚來三次一樣的狀況。小兒後 來告訴我,當時他只想哭。看到可憐的老人,傷口從胸至腹,外公忍痛強著要下床洗澡,他幫著外公洗澡,穿衣……。從那一刻起,他很堅決地告訴他姐姐,外公真 的很勇敢。媽媽老時,如果她願意我們一定要陪著媽媽住,老人真的須要有人照顧。

我告訴了他們:現在我只有一個心願──「無疾而終」。女兒回答說:「好,我答應你。」她一副像主宰者一樣地允准我。

第二天,小兒又去換班時,外公一看到小兒就問他,唷!你怎麼還敢來呢?你不怕嗎?小兒回答:怕是不會怕啦!只是從來沒碰到過這麼「大條」的事啦!祖孫兩哈哈大笑。原來,哭笑交加是這樣來的。

一個星期後,父親可以下床走動了,他會到醫院設置的佛堂下跪叩頭,真是大轉變,奇事。往後二弟的密壇不必躲在櫃子裡了。

※  ※  ※

雖 然請了特別護士,但他耳背,無法順利溝通,親人還是須要輪班照顧,讓他安心。7月28日那天,我並未去接他出院,我已上飛機直飛西雅圖,到彩虹山莊求護摩 大供養,感謝師尊佛菩薩護法金剛的護佑,及顯神通渡化頑固的老父。這種奇事也影響了一堆親朋好友,解開過去對師佛的疑惑,而來到了西雅圖皈依。

手 術至今已三年,經由二妹及二弟放下工作,專職照顧父母親。從改變習慣性飲食還加說佛法,他老人家的身體恢復的非常好,臉色紅潤。弟妹的孝心讓我非常感動, 二弟最是讓人佩服,他有多餘的錢就去雕刻佛相迴向給父母。他就是遇事平靜,對修法的堅持、善、孝、誠,又有恆心,不容易啊!

這幾年我一 直不明白為什麼師尊要盡全力去救活重病者?人總是要死的啊!經過這父母與子女的互相的親情的折磨,就是要在病苦中磨出一個「接受它」啊!我明白了。那是在 做功課,做完了就解脫了。例如我父親的實例,我二弟非常認真地去體會這一項功課,他堅持與父母同住,親自照顧飲食、洗澡、換尿布,不請外傭。而父親手術後 這三年過得很好。一個月前,醫生說差不多了要準備後事了。於是我向師尊、師母報告此事,預先祈求師尊接引。這一切的後事是這樣地順利,是這樣地吉祥。說是 不能哭,但我的哭是感動感恩的心淚;那也有是為父親的福報而高興的淚。奇蹟的不只是有舍利花,而是當天是十七級強烈的颱風遍全台的日子,中壢的天空,居然 是好天氣有溫和的陽光和清涼的風。我們把骨灰放好後當下就下大雨,大家真的傻眼了。往生的那時刻見到彩虹,火化後放好骨灰在回家的路上也見彩虹。但此時此 刻全台灣在刮颱風。如果不是師尊及佛菩薩金剛護法的保佑,我們何德何能有如此福報呢?

自此我們最多的話題,就是師尊想做的老人院及臨終關懷,我們深深體會到師佛為何要做?生、老、病、死,是人生的整個循環,缺一不可,都會經歷,師佛總是想得遠,祂細心,祂面面俱全。而且很多事不是我們人可以做得到的,相信他就是了。

想想師佛真的慈悲,那麼多的弟子,只要弟子誠心呼喚,必定救渡。真實不虛啊!祝福時時唸著上師心咒者,時吉祥日吉祥時時都吉祥,晝平安夜平安晝夜皆平安。

tbsmymi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